每年的January,是一年之始,但是,華人的世界觀,卻是一年的歲末。中國人向來依著老祖宗訂下的節氣過日子,農曆年的12月,時值小寒、大寒兩個節氣,天氣特別濕冷,日照特別短少;雖說元旦新年的節慶,提醒人們新的一年來了,然而,還是抵不住歲末天寒的暮氣!


     在我們的習俗裏,不消說,1月到處都是賀歲的銅鑼歌聲;自己也不時惦記著,在過年前,要給遠方的所有朋友寄個賀年卡、電子賀卡什麼的捎個問候,預祝他來年心想事成。因此,歲末要做的事可多著了呢!


一次做十二個月的規畫

     1月裡的每分每秒,就算只做自己最該做、最想做的事,也不知怎麼地,日子特別地快,時間特別地少。一天又一天,忙裡忙外,忙進忙出,人來人往,熱鬧來熱鬧去,整個心裡,就是想著「啊,終於要過節了!」


     這樣的High心情,一直翻騰到農曆正月15日,人擠人的親眼看完元宵燈會為止,隔天(通常都是2月底),年節歡樂一結束,街道一切恢復正常,才突然暗自驚醒,哎呀,怎麼一回事?年年都是到了3月才開始真正March(像士兵以規則的步伐不停地大步前進)?這一年不就是只剩下十個月?又是緊張兮兮的一年開始,又得天天「沒黑沒白沒家沒孩」的加班趕進度,又得常常和家人說「對不起,今晚真的有事」了。


     這事兒,到底要打從哪兒說起呢?


     1993年深秋,我初到北京工作,帶著一股行銷人「讓我來吧!」扛大任的習氣,用自己一貫熟悉的文化、自己能掌握的語言、和自己比較了解的生活方式來觀看世界、解讀世界,運作世界。


將願望落實為生活方式

     我的老闆兼恩師,盛磊(Mr. Geoffrey Sennitt)先生,在澳洲雪梨,有諸多與華人長期工作的經驗;他一眼就看穿,我這個學歷史、對中國文化嚮往的女生,雖說可以用普通話和母文化與當地人溝通共事,但是,也和一般華人的工作習慣很相似。就是,按照原生的母文化日曆(Mother Culture Calendar) 節奏處世,依著自己特定的文化價值觀來進行企業決策。例如,該快時,不能慢;該慢時,不能快;有時,在圓融的前提下,進退之間,難免不得不多所折騰,就企業的觀點而言,這些都是毫無邏輯可言的。


     盛磊先生並沒有直接對我當頭棒喝,「Morna,妳得學這個,妳得學那個。」免得我一下子挫折過深。他只是有一次說,「嘿,我們或多或少都有文化衝擊,別忘了,要隨時Attach(像繩索一樣繫著)我!」。


     然後,他帶著我們,用一種很簡單的方式進行會議。每次,會議一開始,要先探討部門內「從現在起未來十二個月」要做的事務,要檢討上個活動、或計畫執行的成果,並報告成功或失敗所觀察到的關鍵因素。這樣的會議,每週定期召開,從不間斷。


     多年以後,我才知道,西方專業經理人對這一套「循環規畫Cycle Plan」、或者是「滾動規畫Rolling Plan」的工作方式(註:工作方式,又稱為the ways of working),扎扎實實地,從頭到尾貫徹至生活中的每一項小細節,包括理財、小孩教育、甚至「終身規畫Lifetime Plan」!因為,有較長期的連續性思慮規畫,當然就會有較為完美和周詳的執行成果,工作之餘,仍有時間享受生活的樂趣;生活與工作,並不嚴重地互相矛盾衝突,該渡假的時候,絕大部份都是全家人相聚的好時光。


     這個簡單的會議,倒像是一場午茶咖啡時間對話,最令人精彩難忘的,是要我們練習說出「If I could, I wish……」或「I wish I could……」這樣的祈願句型來,做為會議的結論與參考。令人驚訝的是,只要我們敢說出的Wish(祈願),通常就會在下次的計畫執行中,不知不覺地實現。

    後來,盛磊先生例行性地,將12月15日訂為每年的最後工作日,接下來,就是耶誕長假。長假回來後,新的年度就要啟動,個人則要在每年的January,為自己的下一年度人生,許下一個大願。注意!是滾動式,不間斷的!依照十二個月「循環規畫」,一步一步地確實執行,這些Wish還要細分成小計畫,落實變成個人每日實踐的生活方式。


     這麼多年了,數不清的祈願,早已一一實現,我還是要在年年的此時,January,許自己一個大願!

 

 

發表於30雜誌   2008/1/3
引用網址:
http://forum.30.com.tw/Board/show.aspx?go=1001

李孟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